浙能環亞:光伏板下茶園飄香,村民收入有望翻倍以上。

共同富裕·浙商在行動

   作者:朱將云       來源:https://www.thehour.cn/news/475801.html       日期:2021-10-19   

麗水市松陽縣赤壽生態集聚區有一個面積達1056畝的光伏電站——浙江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自2016年并網發電以來,電站不僅提供了清潔、低碳的新能源,光伏板下的土地還用來種植茶樹、苗木、養雞養鴨,成了當地村民致富的新途徑。

近日,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來到這個麗水地區最大的“農光互補”地面光伏電站,親眼看到了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給當地村民帶來的新變化。

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土地出租促進當地農民增收

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位于松陽縣城西北約20公里的地方,開車約半小時。這里地勢相對平緩,大片的光伏板在太陽照射下熠熠生輝,光伏板下一排排的茶樹已有五六十厘米高。

“我們電站由浙能集團旗下浙江省清能能源發展有限公司與浙江環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按60:40持股比例共同投資的,注冊資本金5100萬元,項目投資總額2.53億元。”浙能環亞松陽光伏發電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楊文高告訴記者。

工程項目于2016年1月8日開工建設,6月24日實現并網發電。項目總裝機容量35兆瓦,設計壽命25年,年均發電量約3208萬千瓦時。“到今年8月底,電站已經安全生產1892天,累計發電19274.1282萬千瓦時。”楊文高說。

電站開工建設時,就明確要建一座“農光互補”光伏電站,以充分利用土地資源。這也是浙能集團投資建設的第一座大型“農光互補”地面光伏電站。至于農業項目是由電站自己經營還是對外承包,電站內部也經過了充分論證。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從事農業開發,我們沒有經驗,欠缺這方面的能力,所以出租給當地農村專業合作社是比較理想的選擇。”楊文高說,“租金我們根據當地的市場行情,再給予適當優惠,一是促進當地村民增收,實現共同富裕;二是考慮到光伏板下面的土地利用率比成片土地的利用率要低些,光照也會少一點。” 

據了解,到目前,電站內農業種植開發已完成90%土地面積,種植茶葉700余畝,種植苗木200余畝,養殖50余畝,年產土雞土鴨600余只,已基本實現板上發電、板下種植的模式,并已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

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

今年茶園已有十多萬元收入

幾年后有望達五六十萬元

今年49歲的鄭樟清是松陽縣新興鎮潘連村人,現在的身份是合作社理事長,他們的合作社承租了浙能環亞松陽光伏電站1000多畝土地,種起了茶樹、苗木、油茶樹,還有養雞、養鴨、養魚,租期為25年。

“第1年到第5年免租金,第6到第10年租金是20元一畝,第11年到第15年40元一畝,第16年以后60元一畝。“鄭樟清介紹說。

合作社采用村民入股的模式,共有10多戶村民參加。“我是法人代表,占比20%,搞了100多畝茶園、100多畝油茶園。”鄭樟清告訴錢江晚報記者。

鄭樟清(左)在介紹茶葉生長情況

鄭樟清是村里的致富帶頭人之一,年輕的時候在杭州打工,在工地做管道安裝。“打工賺不到錢,一年也就一二千元的積蓄;每年難得回趟家,沒辦法照顧父母。”于是,幾年之后,鄭樟清回到松陽,做起了小生意,2016年又開了一家水暖器材店,夫妻倆一個主內,一個主外,一年收入也有二三十萬元。

不過,做水暖器材生意也是辛苦活。“一般每天早上8點開門。因為要負責安裝,晚上經常要忙到七八點鐘,遲的話要忙到十來點鐘。”除了春節休息十來天半個月,一年到頭沒有休息天。

2017年,在得知電站搞“農光互補”項目的消息后,腦子活絡的他算起了經濟賬:“自己已經四五十歲年紀,一直做生意肯定不是長久之計。搞農業雖然產生效益比較慢,但投資回報時間長,可以說是穩賺不賠。松陽的茶葉產業做得很不錯,有這么大一片土地可以用來搞茶園,機會很難得。”

就這樣,鄭樟清與其他人一合計,專門成立了合作社來承租電站的土地。今年是承租土地的第五年,鄭樟清自己已累計投入100來萬元。

如今,鄭樟清的茶園已產生收益。“(茶樹)今年是第四年,今年春茶已經賣了十多萬。茶園一般第七年、第八年產量會達到高峰,盛產期也有七八年,估計那時候一年的茶葉收入有五六十萬,加上油茶的收入,一年收入可以達到六七十萬。”鄭樟清表示。也就是說,再過幾年,鄭樟清家的收入有望翻一二倍。

如今,鄭樟清也有了更多的時間陪伴父母和家人。“父母年紀都大了,父親今年86歲,母親也有74歲。”鄭樟清告訴記者。他還有兩個女兒,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初中,都在縣城讀書,基本上一周回家一次,鄭樟清負責接送。

鄭樟清很看好茶園的前景

茶青最高賣到480元一斤

采茶季要請百來個采茶工

跟鄭樟清一樣,今年51歲的李會發在電站種了八九十畝的茶樹,今年每畝已有千把元的收入。“估計明年每畝收入可以達到5000元左右,到盛產期可以達到四五萬元一畝。”李會發說。

之前,李會發也考慮過要不要種中草藥,但最終還是放棄了。“中草藥銷售心里沒底,還是茶葉銷路比較穩定。要知道,松陽的浙南茶葉市場是全國最大的綠茶交易中心。”李會發說。

李會發告訴記者,他種植的是茶葉新品種,叫“黃金葉”,茶苗貴,其它投入的成本也比普通茶葉高。“我們不用除草劑,全部人工除草,確保茶葉綠色、有機。到現在,總共投入成本估計在80萬元到100萬之間。”因此茶青的價格也賣得比較高,最高可以賣到480元一斤。一般來說,4.5斤茶青可以加工一斤茶葉。

李會發估算,盛產期每畝收入達到5萬元的話,除去各項成本,他本人的收益每畝可以達到2.5萬元左右。“到采茶季節,我要請百把個采茶工,除了本地村民,不少是福建莆城請來的。采茶工的收入是150元到200元一天,我們負責包吃包住包接送,自己來去的話發車費補貼。采茶時間基本上要一個月左右。”

今年70歲的許法家是合作社的合伙人之一,他在電站種了200畝的苗木,有紅葉石楠、茶梅、金邊黃楊等。“再過兩三年,這些苗木就可以賣了。”許法家說。

種苗木要有銷售渠道,不過許法家并不擔心。他的兒子自己開了公司,專門搞綠化工程。

許法家告訴錢江晚報記者,兒子學的是園藝專業,學校畢業后先到單位工作了一段時間,后來就自己開了公司,現在已有30來個員工。從2011年開始,許法家就幫兒子干活,主要就是種苗木。

就這樣,父子默契配合,生活水平穩步提高。2014年兒子結婚的時候,在松陽縣城買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當時的房價是8000來元一平方。2017年買了輛途觀汽車,前不久又買了套150平方米的復式住宅。


鏈接:https://www.thehour.cn/news/475801.html

超碰91青青国产不卡